星期日, 12月 11, 2016

老輪組重生記

結婚後的第一台公路車OCR 2,陪伴我上武嶺和塔塔佳,渡過無限汗水的騎乘生活。現在車子換成老婆在騎,我手上留著原廠附的輪組很久了,原因是花鼓無法有效潤滑,造成阻力越來越大。

最近雖然買了SHIMANO 拆花鼓棘輪工具想把棘輪座拆下保養,誰知在使儘力氣下都拆不下來,用錘子加上板手用力下拆花鼓工具崩牙了只有放棄。

後來想到之前有買一個同樣SHIMANO的Tiagra等級後花鼓,但是36孔的而我的鋁輪框是24孔的並不相容,查了網路發現有編輪專家用跳編的方式克服
我沒能力計算相關數值,就花一個晚上用笨方法試編 了一種,但原輪框拆下來利用的幅條的太長根本無法旋緊銅頭,花了快三小時都沒能弄好,決定去熟悉的捷安特車店老板幫忙。
原始的編法如下圖,手抖照的很模糊,但沒來得急重拍就送走了。





































經過了週未放假露營回到台中,當晚就去了店內把新編的輪組拿回家,沒想到老闆超級用心的試了近十多種編法才試出合用的,這著用心的老闆當然要多付他一些編輪費用,花鼓從露拍買的是4XX元加上手工重編800元,其實也差不多是新買一個後輪的費用。所以讓這個老輪框重生己經是心理大於經濟利益了。

看得出來新的花鼓是36孔,而輪框是24孔,除了跳孔之外在編輪上還要注意副條的長度要能銅頭固定的鏍紋配合可以充分拉緊保有足夠鋼性, 再來是內外孔交錯排列分均花鼓耳上的內外拉力。 




























在完成後就找機會在後山( 大度山 ) 晨騎向上路(特3) 到遊園南路後左轉往東海監理站去途中在華南路(藍色公路)下滑到大肚鄉再原路折返回大度山頂,先是在向上路的緩坡新花鼓感覺還不是很明顯,鋼性跟過去原輪組沒有太大差異,直到藍色公路急坡下滑時才有明顯感覺, 跟原輪組比較起來有足夠的安全感可以放手高速下滑。

自換上新花鼓,再從小舅子那借來同樣的SHIMANO前輪配成一套輪組,使用了近三個月是越騎越開,越騎越順, 而且下坡不會有花鼓爪發出聲響, 變成了我的無聲爬坡下山時連山路都會睡著,現在整台公路車就像任意拚裝的改裝車一台,在經歷七年的騎乘下手殘的更換汰新各部份零件,現在連前後輪都不是同一系統,活成了混血王子或混血中年大叔號了,騎車也玩車這樣更好玩。

沒有留言: